跨越时空的铁血真情

发布时间:2015-09-28 15:19:00

?

跨越时空的铁血真情

张和珍

冬去春来年复年,又到了怀念故人的清明节。今年是我社创始人之一——褚辅成先生诞辰140周年,我们深深地怀念他。他曾说过“平生不愿做大官,惟愿做大事”。从他早年追随孙中山先生干革命以来,确实是做了许许多多的大事,这都是有目共睹有文字记载的。唯独有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却是极为隐秘而又珍贵,1995年,我们九三学社嘉兴市委为纪念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也为庆祝九三学社建社50周年,把褚辅成先生在“文革”中被毁的墓重新修建并迁葬。没想到这消息惊动了原韩国空军参谋总长、现韩国独立纪念馆顾问金信先生。他的到来终于让这段沉寂了63年之久的珍贵历史浮出了水面,并把我们带进了当年那段鲜为人知的故事里。

面对日寇悬赏60万大洋的疯狂追捕,沪上名流褚辅成毅然将金九先生领回家乡嘉兴四处躲藏

1932429(日本天长节),侵华日军在上海虹口公园举行阅兵式,庆祝战争胜利。朝鲜义士尹奉吉向主席台投掷炸弹,炸死侵沪日军总司令白川义则大将、日本居留民会会长河端,炸伤日本驻沪领事重光葵、第三舰队司令野村吉三郎中将、陆军第九师团工植田谦吉中将等,给日寇以意想不到的重创。这震惊中外的事件就是由金信先生的父亲,当时在上海从事抗日复国活动的韩国临时政府主席金九先生策划的。事后金九先生为避免中国人民遭受日寇报复伤害,就通过一位美国传教士向新闻界宣布:这是韩国人金九干的,从而使他自己陷入了日寇悬赏60万大洋的疯狂追捕之中。虽有中外友人帮助在租界藏身,但租界当局挡不住日寇的压力,安全也难以保证。这时,嘉兴籍沪上名流褚辅成先生毅然将金九先生护送到嘉兴。在他的帮助和安排下,金九先生在嘉兴生活了三四年。后来,金九先生在自传《白凡逸志》里这样记叙了“嘉兴的亡命生涯”:“我因此暂时就住在嘉兴,跟着我祖母的姓改姓张,名字改为震球或震。我所匿居的嘉兴,是褚辅成先生的故乡,褚先生曾任浙江省长,是位德高望重的人。他的大公子凤章是留美的学生,在东门外的民丰纸厂任技师。褚先生的家在南门外,是旧式的房屋,并不太壮观,但看起来也是个富家的住宅。褚先生把他的养子陈桐荪君的房子暂充我的宿舍,这是建在河边的半洋式房子,由窗外可望见秀纶纱厂,风景极优美。褚家晓得我底细的人,只有褚氏夫妇和他的养子陈桐荪夫妇。最麻烦的是我不会说中国话,虽然我冒充广东人,但哪有不讲中国话的广东人。”

金九先生在嘉兴安定的生活没过多久,就传来日本警察要搜查沪杭线的消息。因此,金九先生又转移到褚凤章夫人的娘家海盐朱化山庄去。

“朱氏是褚凤章的继室,刚生一个婴儿不久的美丽而年轻的夫人。褚氏只请他的太太一人陪我一整天,乘轮船送我到海盐县城的朱氏山庄去。据说朱宅是城内的首富,果然名不虚传,非常的宽敞。……在海盐朱宅过了一夜后,第二天再和朱夫人一同乘汽车到六里堰,从那里向西南爬五六里的山路。我内心里很恳切地想把褚夫人穿着高跟鞋,在七八月炎日之下,频频用手帕拭着汗而爬山的光景摄成影片传给万代子孙。”

“夫人娘家的女婢带着我要吃的东西和其它日用品跟随着我们。若国家独立的话,我的子孙或我的同胞,谁能不感谢褚夫人这样的情意和亲切呢?虽然不能用影片摄下来,但还可以用文字传下去,所以记下来这一段以资纪念。”

于是金九先生就隐居于野鸭岭南坡的“载青别墅”。然而,不久后,金九先生在澉浦的集市上被警察察觉,于是重新回到嘉兴,继续住在南门梅湾街陈桐荪家。为安全与掩护计,金九先生托身于船娘朱爱宝,这样便可以水陆两栖,今天睡在南门外的湖水边,明天睡在北门外的运河岸,白天再上岸活动。

后来,金九先生离开嘉兴去南京时,为躲避日寇的魔爪,就带朱爱宝同往南京同居,借此掩护。直到迁徙重庆时才让朱爱宝回家。对朱爱宝,金九先生有这么一段回忆:“离开南京时,我把朱爱宝遣返回她老家嘉兴去了,深感后悔的是那时只给了她一百元旅费。她只知道我是广东人,服侍我将近5年时间,我和她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类似夫妇的感情,她照顾我实在功劳不小,当时我认为一定后会有期,所以除了车资外,没给她足够的钱,真是遗憾之至。”

金九先生在中国整整26年的流亡和抗日救国生涯中,始终得到了中国人民的友好帮助。特别是在他面临紧急关头时,得到了褚辅成先生的鼎力相助,也使他与嘉兴结下了不解之缘。金九先生在嘉兴的3年多时间,成为中韩两国人民共同抗日史的重要历史见证。这段历史虽然藏匿至深,鲜为人知,但一经发掘,弥足珍贵。

在褚辅成先生的迁葬仪式上,金九先生的儿子金信将军动情地说:“褚辅成先生是我们大韩民国的恩人”

实际上,早在19897月,金信先生就已来嘉兴,那次是通过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专程在广东、上海、重庆、南京、嘉兴等地,寻访金九先生流亡中国抗日救国旧踪的。他们还带了摄制组,准备拍摄一部以革命先烈的足迹教育当代青少年的电视片。由于当时中韩尚未建交,所以是通过民间渠道,只找到南门梅湾街76号五龙桥堍的陈桐荪家,而近在咫尺的日晖桥却因“砂灰”之误而失之交臂,更不知褚辅成先生的墓也在嘉兴。当金信先生从褚家后代处得知九三学社嘉兴市委会不久要为褚老先生迁葬,当即表示一定要来参加安灵仪式,并慷慨捐资相赠。

19951221,我和夏辇生女士(她姊夫是金九先生侍卫长的儿子,1989年接待过金信先生)受市政府的委托前往上海迎接金信先生。金信先生中国话讲得非常流利,对中国历史文化造诣颇深,所以虽说是初次见面,很快就象老朋友一样,没有一点距离感,尤其他说自己是半个中国人,到中国来象回家一样,儿时在上海、嘉兴的种种回忆,更象在接待一位远来的亲戚。

当天下午,金信先生即去南门梅湾街76号寻访他父亲当年留下的历史踪迹。梅湾街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有一段时间是天天走过,可是不知这里还有这么一段动人的历史故事,今天随金信先生来寻访,不免生出几许新奇感。由侧门拐过黑咕隆咚的廊棚,走进临河的小屋,金信先生对他的保健医生李素心女士介绍着:那儿是原来的秀纶纱厂,那儿是船娘朱爱宝停船的地方,那儿是通往南湖的河道……这窗口晾挂衣服也有讲究,挂白衣服表示平安无事,晾黑衣服则表示情况紧急,他们在船上凭衣服的颜色就能决定进或撤……那神情俨然如当时身历其境的老嘉兴。这也说明,他已将其父在《白凡逸志》中的描述融于心了。

日晖桥15号,这座曾经居住过韩国临时政府要员的石库门大院,离梅湾街仅隔数百米。1932年金信先生跟祖母来这儿居住时才11岁。一跨进大院,金信先生就十分兴奋地说:“是这里,就是这里。”他指给我们看,他和祖母住在楼上最西面的一间,那时院中没有隔墙,地方很大。他触景生情地回忆起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一天下午,祖母让刚从外面玩耍回来的他向一个黑脸大汉跪下,并说:这是你父亲!那是他记事以来第一次见父亲的情景和地点。父亲为光复祖国,抗日革命,已弃家不顾多年,为弥补一点孝心,便买了一块绸缎给祖母做衣服,以贺老人的70大寿。没想到当父亲把绸缎捧给祖母时,祖母一把将绸缎从楼上窗口扔了下去,大怒道:“现在我们的国家都亡了,人民在受难,你竟然还有心思给我买绸缎过生日!”我父亲忙下跪认错……无数个艰难岁月里酸楚而悲壮的故事涌上了这位将军的心头,也感染了在场的我们。正是这位可以母仪天下的典型东方女性,才养育了这么一位肩负独立运动重任的儿子,令人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傍晚,市委书记王国平在嘉兴宾馆亲切会见了金信先生,金先生动情地对王书记说:“嘉兴这个地方跟我们韩国的关系、渊源非常深。我这次来参加褚辅成先生的迁葬典礼,是代表我家庭,也可以说是代表韩国来感谢当时对我们的关怀,对我们的帮助。”回忆当年这段历史时,金信先生深情地说:“日寇悬赏60万大洋,相当于现在的上千万美元要抓我父亲。结果,在褚辅成先生的帮助下,我父亲秘密地躲到了嘉兴。所以说,没有中国人民的鼎力相助,就没有今天的大韩民国。”接着他又说:“我个人与中国的关系,在韩国恐怕找不到第二个这样密切的。我生在上海,在中国读小学、中学,后来又读西南联大,抗战时我又参加了中国空军。现在,我经常来开同学会。在韩国,我没有一个同学,我的同学都在中国。再说,我们家的三代人,我的祖母、母亲和我的哥哥,都长眠在中国的土地上。所以我对中国的感情跟一般人不同。我是半个中国人,来中国没有出国的感觉,就象回家一样。”

金信先生坦诚的家常话一下子消除了大家初次见面的陌生感和距离感,会见厅里洋溢着浓浓的真情和亲情。

19951222是冬至节,是传统的安灵日子。寒冬腊月,朔风凛冽,在嘉兴公墓的新墓区,正举行着褚辅成先生的迁葬典礼。尽管天气寒冷,金信先生仍脱下棉大衣,将洁白的纸花庄重地佩戴在胸前,神情肃穆地与参加这次典礼的有关领导和来宾伫立于墓前默哀、鞠躬,并作了慷慨激昂的讲话。他用略带颤抖低沉的声调说:“今天本人代表大韩民国,同时代表参加抗日革命运动的我们先烈的后裔,再代表我自己的父亲,来参加褚辅成老先生的落葬典礼,心情非常激动。褚辅成先生不仅为中国富强民主而做了这么大的贡献,他同时也是我们大韩民国的恩人。”他的开场白一下子抓住了每个人的心,气氛更加庄严肃穆,同时大家的思路也随着他的讲话回到了63年前那个屈辱的国难时期:“……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是这位褚老先生伸出了救援之手,把我们韩国革命的元老们,引到嘉兴,住在他家里,分散到各个地方……他们对我们韩国独立运动的援助没有中断,一直到抗战胜利。嘉兴这个地方跟韩国的关系非常密切,我们跟中国的友好关系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我们希望,两国人民继续沿着褚辅成先生铺设的这条道路前进,世世代代友好如一家……”10多分钟的讲话没有用讲稿,也没有一句外交辞令,整篇讲话完全发自肺腑,人们从他那微颤的声音和湿润的眼眶中感受到一位历经沧桑、年逾古稀的将军的真情。在接受采访时,老将军再一次含着热泪说:“中国有句古话——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不能做到涌泉相报,但也要做到永世不忘。”

历史的巧合:65年前的爆炸事件发生日化作65年后中韩两座城市结为友好城市日。褚辅成家属被授予大韩民国“建国勋章”

其实,金信先生已经做了不少工作,他的保健医生李素心女士告诉我们,金将军为中韩两国的建交作了很大的努力。他很乐意做这样的民间大使工作。他常说,我虽已退休,但这个民间大使是永远不会退休的。这次在嘉兴期间,虽然没有明确承诺什么,但他一回去即物色韩国江陵市与嘉兴市结为友好城市,并从中沟通促成。

19961月,江陵市市长致函嘉兴市市长邀请访问,同时委派政府代表团来嘉兴考察。嘉兴市也于同年6月派出政府代表团访问了江陵市,并签订了建立友好城市的意向书。有意思的是,正式签订建立友好城市的协议是在1997429日,是历史的巧合,还是天意的安排?65年前的这一天也正是虹口公园爆炸事件的发生日。

金信先生又为褚辅成先生掩护金九先生的功绩向韩国政府申报勋章并获批准,1996929,在嘉兴宾馆举行了隆重的授勋仪式,由韩国驻沪领事向褚辅成家属的代表——长孙褚启元授予大韩民国建国勋章。

这期间,嘉兴市政府对梅湾街和日晖桥两处房屋进行了住户搬迁和修缮,金九先生当年曾为躲避警察去海盐南北湖暂住半年的“载青别墅”也重建完工。金信先生听说后,特地来访问。在南北湖,老人说了三个“想不到”:想不到南北湖风景这么美,想不到房子建得这么快,想不到你们工作做得这么细。并表示以后一定要带儿子、孙子和老朋友们来住上十天半月。是的,金信先生,嘉兴人民欢迎您常回“家”走走,共同为中韩两国人民的友谊谱写新的篇章。也让褚、金两的友情不断延伸、丰富,成为中韩两国的好事、美事、长久事。

(作者系九三学社嘉兴市委会原专职副主委兼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