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辅成之所以为九三学社主要创始人

发布时间:2019-03-28 16:18:00

? ? 马玉华


褚辅成(1873—1948),字慧僧,浙江嘉兴人,我国近现代着名的爱国民主人士、社会活动家、九三学社主要创始人。他一生秉持民族大义,追求国家民主富强,并屡屡付诸实践。今年是先生诞辰145周年,遂作“褚辅成之所以为九三学社主要创始人”,以为纪念。

今天我们探讨褚辅成之所以为九三学社的主要创始人,首先要从当时褚辅成的政治地位和政治轨迹说起。

褚辅成是国民党元老、民主革命先驱。1905年,他加入同盟会,是首批会员之一,回国后任同盟会浙江支部长,与辛亥志士秋瑾、徐锡麟,以及陈其美、戴季陶、于右任等人频繁接触,密商光复大计。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禇辅成组织领导浙江辛亥革命。杭城光复后,他出任浙江军政府政事部部长,总揽全省之内务行政及财政、交通、外交、实业、教育、警察等。民国建立,任第一届国会众议院议员。1912年,国民党成立后,任国民党浙江支部支部长。

褚辅成是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忠实拥护者。1913年,因反对袁世凯复辟被捕入狱,险遭杀害;1918年,参与护法运动而为护法国会重要领导人;1927年北伐胜利后,他再次主政浙江,与浙江省临时政府中的宣中华、潘枫涂等共产党人关系融洽,合作密切。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宣中华被捕遇难,褚辅成被怀疑是共产党遭到关押,并险遭杀害。他与中共领袖陈独秀、毛泽东、周恩来、董必武都相识相知,特别是与陈独秀有非常好的私交,曾奔走呼吁,积极营救狱中陈独秀。新中国成立时,担任国家领导人的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郭沫若、黄炎培与褚辅成或是政治上的盟友,或是感情上的挚友。

褚辅成是“反独裁、反投降,主张团结合作”坚定倡导者。他是国民参政会历届参政员,在重庆期间,坚决反对独裁、反对投降,主张团结合作。1938年10月29日,他在接受《新华日报》记者专访时认为:“惟有铁的团结,才能毁灭敌人并吞我国,灭亡我民族的幻想;惟有铁的团结,才能获得国际更多更大的同情与援助;惟有铁的团结,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1945年7月,由褚辅成和黄炎培提起,经蒋介石同意,褚辅成、黄炎培、左舜生、章伯钧、傅斯年、冷遹一行6人,乘专机到延安(原定7人,王云五因病未能成行),建议中共积极参与,从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亲自到机场迎接,滞后达成《延安会谈纪要》,史称六参政员延安行。六参政员回重庆后,由褚辅成向蒋介石面谈会谈情况,间接促成重庆谈判,达成“双十协定”。在此期间,所有电讯往来,以及访问、会谈、宴请等活动,都以褚辅成为尊。1945年8月30日,参加重庆谈判的毛泽东、周恩来在桂园会见褚辅成、黄炎培等国民参政会代表。

褚辅成是上海法学院终身校长和民主法治践行者。1926年夏,他与章太炎、蔡元培、马君武、于右任等发起成立上海法科大学(后更名上海法学院),自述“我办法学院,就是希望国家法治,法制之基础,民智提升为先。只有这样,才能人人知法守法。进而发展科学,振兴实业,趋于富强之道”。他先后任学校董事长、校长、院长等职长达20余年,培养了诸如王造时、楚图南、朱学范、史良、沙千里等一批法律人才和民主人士。1936年11月,国民政府以“危害民国”罪在上海逮捕了倡导团结抗日的救国会领导人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史良、李公朴、王造时、沙千里7位救国会领导人。由于他们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因此被称为“七君子事件”。7人中,沈钧儒长期追随褚辅成,是他的同乡、同事和助手,并任上海法学院教务长;王造时是上海法学院教授;史良、沙千里毕业于上海法学院,是褚辅成的学生。建国后,沈钧儒、史良分别担任新中国首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国家司法部部长。

可以说,褚辅成成为九三学社的主要创始人,是历史的选择,他不凡的政治履历,耀眼的政治光环以及上海法学院校长身份,在当时都是少有可比的。九三学社成立之前,九三前辈先贤们就本着共同的政治诉求,为坚持团结、抗战到底,以不同的形式加入对时局的座谈。作为上海法学院校长、国民参政员中的民主人士,褚辅成的加入极大地提升了座谈会的影响力。褚辅成是九三学社诸多前辈先贤中最具政治代表性人士,在之后推动九三学社成立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作出了历史性贡献。褚辅成对于九三学社的贡献,可以归纳为“五个一”。

——褚辅成作为第一人,首倡成立“九三座谈会”。据税西恒回忆: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是日本无条件投降签字生效的日期,当日上午一早,座谈会的人士就去康川兴业公司聚会欢庆,到会共十一人。中午,(我)在重庆黄家垭口中苏文化协会餐厅设宴招待,席间大家提出我们这个座谈会总应该有个名字,于是相继提名。最后褚辅成说:今天是九月三日,是日本投降签字生效的日期,为了今后纪念这个日子,是否取名九三座谈会,当时大家一致赞成。吴藻溪也回忆: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国民政府宣布庆祝抗日战争胜利,重庆全城即日起放假三天。这天,座谈人士在中苏文化协会聚餐,商定成立了九三座谈会。从此,9月3日正式成为九三学社成立纪念日。

——褚辅成是筹组九三学社召集人。《新华日报》1946年1月9日以《学术界举行九三座谈会 政治协商只许成功》为题,报道九三座谈会“决定筹组九三学社,声援政治协商会议各代表,完成历史任务”。文称:“褚辅成声明是以前任上海法学院院长的身分出席,警告大家要小心提防某种分子假造民意,破坏民主宪政运动。”“最后决定推褚辅成、许德珩、张西曼等筹组九三学社”。

——褚辅成是九三学社成立大会主席团成员。《新华日报》1946年5月6日以《九三学社开成立大会》为题,报道九三学社成立。文称:“公推褚辅成、许德珩、税西恒为主席团。首由褚辅成致开会词,许德珩报告筹备经过,税西恒报告社费收支账目。”会议选举褚辅成等16人为理事,卢于道等8人为监事,并发布《九三学社缘起》《成立宣言》及主张。

——褚辅成是九三学社常务理事。《新华日报》1946年5月14日以《九三学社通过决议 要求停止各地内战》报道,“九三学社于十二日下午三至九时,假兰园开理监事第一次联席会议”,“推褚辅成、许德珩、税西恒、张雪岩、潘菽、黄国璋、吴藻溪为常务理事,卢于道、詹熊来、粱希为常务监事”。

——褚辅成组织成立九三学社第一个分社――上海分社。兰园理监事第一次联席会议决议“设总社于京、沪区,设分社于重庆、武汉、成都、昆明、香港、广州、北平、天津及伦敦等地。”但直到新中国成立前,九三学社只在上海、重庆两地成立了分社。其中,九三学社上海分社成立于1946年6月12日,褚辅成任主任理事,禇辅成、许德珩、孟宪章、笪移今、陈乃昌、孙菽荃、徐甫等7人任理事。

综前文所述,褚辅成之所以为九三学社主要创始人,在于他是“九三座谈会”名称的第一提出者,发起成立九三学社地方组织并任主任理事第一人,且是筹组九三学社召集人、九三学社成立大会主席团、常务理事排名第一人;在于他推动九三学社成立,居功厥伟;在于在当时政治生态下,居九三学社,他的政治地位、社会地位无人能够取代。

1948年3月29日,褚辅成因病与世长辞,未能亲眼看到中共中央“五一口号”发布、新政协胜利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的成功实践。但可以告慰先生的是,作为中国八个民主党派之一,九三学社的事业正蓬勃发展、日益壮大;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先生遗嘱中所期望的“至诚团结,共图国是,永奠邦基”的梦想正逐步得以实现,我国发展步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